Eat drink

1994; 《饮食男女》李安

古人认为食欲和性欲是人性的一部分;“食色性也”(孟子)。但是什么时候吃,跟谁吃,在哪吃,吃什么,怎么吃,什么时候做爱,跟谁做,在哪做爱,就因人而异了,受到每个人所属的文化和社会的限制和约束。中国传统文化把四世同堂的大家庭看作是天伦之乐,而现在新型的大都市生活则是崇尚个人的独立与自由。换言之,饮食男女的后面是一个大的文化架构,存在一个认同的问题;各个地区,甚至各个家庭都有不同的清规戒律和礼节。在台北生活的朱老伯一家人所经历的社会变迁就是通过他们的饮食男女而体现出来的。两代人之间不但有代沟,他们每个人的生活方式也因为台北是一个现代全球化而变得复杂起来。在这个中西多元文化互相交融的大都市,每个人面对的是很多自由选择。

朱老伯在台北一家高级餐馆当厨师,对他来说餐饮是中国文化的精髓。他对性的态度也跟他对饮食一样讲究,喜欢含蓄,但也有他不保守的一面。老三佳宁在一家快餐店打工,对性的态度非常开放直接,一点也不保守。像快餐店的食品一样,她对婚爱的尝试也来的很快,还没结婚就已经怀孕。老二佳倩在一家台北跨国航空公司工作;虽然受过高等教育,在工作上又是一个女强人,但对家庭的态度非常保守,烧的一手好菜,喜欢在家服侍老公。在性上却不是很专一。老大佳珍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在一所中学当化学教师,对性的态度非常保守,甚至为了照顾丧偶多年的父亲,拒绝与男人交友,谈婚论嫁。三个女儿从不同的程度都想做孝女,把照顾养大她们的称职的父亲视为最重要的事,不到最后一分钟不肯把自己即将搬出去的企图公布于众。这是她们与传统文化认同的表现。老朱的文化认同反映在他对三个女儿无私的奉献,鳏夫近20年,不去考虑自己的性福。

对于中国观众来说,影片里悬念在于一家人如何正确处理自己与家庭的关系,怎样为家人作出自我牺牲,同时又不失去属于自己的那份幸福。现代社会所提倡的是公民的自由选择,而传统社会所强调的是个人对社会(家庭)的义务。李安对这个现代中国人心理矛盾和纠结的处理是十分细腻和幽默的。台湾的文化变迁充满了人们意想不到的现象,并非黑白分明,而是彼此转换,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佳倩作为一个雷厉风行,自由独立的女强人最后决定搬回家住,而倒是貌似保守的一家之长最后搬出去跟一个离异的,比自己年轻20多岁的瑾荣同居,她的女儿一直叫他“朱爷爷”。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她的妈妈和“爷爷”很快又要有他们自己的孩子。如果说老朱代表中国传统文化,那么传统文化不但没死,没有衰竭,没有失去生育能力,反而充满活力和强大的生命力。全剧代表了李安对台湾走入世界文化的一种幽默的反思。

鲁迅和柏杨(《丑陋的中国人》)都对传统的中国文化持否认的态度,把传统视为一个大酱缸,一潭死水,臭不可闻。但是李安对传统的看法则有所不同,在全球化的今天,闭关自守的中国文化早已不复存在,传统文化大酱缸早已被打破,与其它世界文化融合在一起,是中国对世界的贡献。李安对传统文化的处理是正面的,积极的,同时也带有批判性。中国儒家传统文化也是世界文化遗产的一部分,也是生机勃勃的大都市文化的一部分。